三七粉网

林下三七 “闹革命”

      编辑:三七       来源:三七粉网
 

本报记者赵汉斌

在云南普洱澜沧拉祜族自治县竹塘乡老炭山村,茂密的山林间松风轻拂,一畦畦不规则的三七苗随风摇曳,茁壮生长。这里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团队指导的林下有机三七种植基地。

而在一千里外的春城昆明,刚刚举行的首届云南绿色食品品牌论坛上,云南农业大学教授朱书生代表学校和研究团队,与云南悍诚科技有限公司签下了一个大单,为这些高品质三七的培育技术找到了新“东家”。

位于云南普洱澜县竹塘乡老炭山村的林下有机三七种植基地

中医的问题更多出在药材上

“中药材质量,决定了中医诊疗的效果。目前中医的问题更多出在药材上!”我国著名植物病理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朱有勇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传统中医多采挖野生药材入药,但由于需求量增大,野生药材早已满足不了需求。

眼下,各地中药材都是按照种庄稼的高产方式,在农田中进行。大量农药化肥的使用,中药材产量越来越高了,但质量却越来越下降,药效越来越差。“药材高产栽培,尤其是化肥、膨大素等化学制品的大量使用,高产与药效、药力负相关,高产低质普遍存在。”朱有勇说。

在云南,“三七”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名词,它是名贵中药材,也是云南省最具特色生物资源产业。2017年,全省三七种植面积超过100万亩,产业规模迅速扩大,成为我国产业规模最大的中药材之一,有望成为突破千亿元的产业,在区域扶贫攻坚中发挥重要作用。但生物医药界和广大民众对三七大健康产品原料绿色发展的需求日益迫切,参照传统大田农作物集约化栽培模式生产的原料,三七的品质有效性和安全受到社会的广泛质疑;同时,由于三七种植需要连作、轮作,需要占用和消耗大量土地,面对巨大的利益,毁林开荒种植中药材,不仅严重影响生态环境,且很多地区因连作障碍,已面临无地可种的窘境。

朱有勇院士在示范基地讲解林下三七种植技术要点

生物多样性及“相生相克”中智慧深藏

朱有勇院士长年致力于生物多样性和植物病理学的研究,他从无数次的田间实验,证实了生物多样性及“相生相克”原理蕴藏着无穷智慧。

根腐病是中药材种植中最普遍的问题。以三七为例,三七枯死、存苗率大幅下降是种植的难点,其直接原因是尖孢镰刀菌、疫霉菌、线虫等病虫害复合侵染所致。因此从三七下种到采挖前,需要不间断地大量用药,“用药养出来的三七”也因此饱受诟病。

经过长时间的追踪研究,朱有勇和他的团队发现,云南松、思茅松与三七之间具有相生的特性。松树挥发和淋溶的哌浠类化合物,一方面能促进三七生长,诱导植株增强对病虫害的抗性,另一方面还能抑制病原菌的生长。更令人惊奇的是,松林下的土壤微生物,是促进三七生长的天然良药。松针掉落后腐烂,所形成的有机质不仅能充分满足三七生长的养分需求,土壤中丰富的微生物还能促进三七养分的吸收,同时帮助三七抵御病原菌的侵染。因此林下三七不需要施肥,更不需要打药。

“由于三七适宜生长在低光照、凉爽、湿润而土壤肥沃的环境生长,我们的团队还巧妙地利用了林下生境与三七生境相互耦合的原理。”在澜沧示范推广基地,研究团队核心成员、云南农业大学教授朱书生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在退耕还林15至20年的森林,林下环境正好满足这些条件,适宜三七的生长,林下土壤理化性质也能充分满足三七对养分的需求,可以种出高品质的有机三七。

林下种植让三七回归野生生境

让药材种植回归山林是业界的一场“革命”

“遵照药材品种生长发育的自身规律,利用云南生态环境和林下资源优势,让药材回归山林中,建立‘药效第一’的种植模式,这是业界的一场‘革命’。”朱有勇院士告诉记者,团队通过多年的研究,已寻找到产业发展的新路径。

2014年,他们开始在云南省海拔1100米至2000米之间,北纬22°至24°左右的思茅松、云南松、华山松和杂木林下开展了三七种植试验、示范和推广。目前已在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开展了3000余亩林下三七有机种植的示范推广。目前,部分面积已开始采挖,院士指导培育的三七,每公斤干品价格可达6000元,就连三七花都可卖到每公斤3800元。今年,当地还将采用“科技团队+企业(合作社)+农户”的模式,再种植1万亩。

经过悉心研究,研究团队还发现,不但对三七如此,重楼、黄精、人参等药材的种植,同样可采取林下模式,可大量节约种植成本,减少用地,提高中药质量。“据调查,云南省有林业用地3.75亿亩,大量森林资源未得到合理开发,没有转化为脱贫致富的经济资源。因此,产业转型升级的潜力与群众脱贫致富的潜力一样巨大。”朱书生说。

(科技日报昆明11月20日)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